云中往来的思索
2017-07-22 23:18:28
  • 0
  • 0
  • 13

                                        云中往来的思索

1.现在这个时代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可以不听广播不看电视,甚至不读报纸,也不看书,只要抱着一个智能手机iPad,便什么都知道了。就是在这样的时代,竟然还有人妄想开历史倒车,想回到从前。有的是想回到2000多年前,有的是想回到50年前,连做梦都想回到从前,这怎么可能呢?中国的传统,就好像一个烂泥塘现在遇到了强劲的历史潮流,那烂鱼塘中的中流砥柱是不会被冲走的,但,鱼塘中的枯枝败叶和烂泥是一定会被冲刷干净的。这不能被冲走的中流砥柱就是传统文化中的精华,被冲走的必然是腐朽的落后的东西。

2.有时候我想作为一个学者,他的价值究竟怎样来体现呢?他粮食没打一粒,布没有织一寸,房没有造一片瓦,但他却在社会中享受着别人提供的各种服务。那么一个学者为社会做出的贡献怎么来体现出来呢?一个良性社会学者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他们所起的作用是社会中任何职业都不可取代的。那就是当社会偏离了文明的轨道时,他能及时作出警示,能够及时指出并作出分析,以免使社会脱离了文明的轨道。而这个作用的发挥必须是超功利的,否则一个学者变成了某个特殊利益集团或特殊行业的利益代言人,他也就不可能担负起这种发声的使命了。一个学者要真正为社会作出贡献担当责任,行使历史使命,其前提条件就是社会中需要有言论自由。倘若言论不自由,只是某种特殊利益的代言人或传声筒,那么真正的学者也在社会中消失了。一个社会学者的消失就必然导致大灾大难的到来。每每遇到舆论一律思想言论被作统一要求时,就是一个社会陷入大灾大难之时。

有时候这种灾难的前兆是相反的,那就是形势一片大好,到处莺歌燕舞,一派祥和景象,到处开始狂热崇拜和歌舞升平,大家都以为进入了一个新的太平盛世,甚至已离天堂的大门也不远了,其实这个时候进入的可能是真正的地狱之门。《圣经》里对这种现象的描述是这样的:大家拼命的朝天堂的大门涌去,当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天堂的大门冲开了以后,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回头一看,原来大家来的不是天堂,而是地狱。正如人临终之前会有一个回光返照一样,变坏之前先看似变好。进入地狱之前的那一段,感觉也最像来到天堂。

一个社会真正的学者开始无语的时候,绝大多数人开始歌功颂德,这就是大灾大难的开始,等待的就是大悲剧的开演。

3.什么样的女人最可爱?这里肯定是没有标准的统一答案。但是在我看来,那些拥有大智慧的女人才是最可爱的。拥有大智慧的女人一定不是只是在家里相夫教子的那一类小女人。一定是能够洞察时势,关心公共事业,有着人类的同情,有着自己的判断力的那类人。为什么关心公共问题的女人最可爱,最有智慧?因为他已经跳出了他自己狭隘的闺房,对人类社会有了大爱精神,这个时候她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深度已经跳出了那一个小我,不是说关心社会公共问题的女人就一定不能够顾及自己的小家,不能顾及自己的个性生活和个人的空间,而是他的小家利益和个人之美,一定是符合人类公德及公共伦理的。

人类社会特别是中国文化背景下,女人被赋予的角色常常就是蜷缩在一个小家里,依附着一个男人,相夫教子,过点小日子,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由这样的女人来当母亲去教育自己的子女,怎么可能叫做有公德之心的大国民呢?

4.“存在就是合理”,这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一句名言。然而这只是就市里发生的逻辑而言,只是表明一个事情发生有其内在因素,仅仅就已经发生的事情做出逻辑因果判断,并不是说任何发生了的事情都是应该的,都是需要我们承认和接纳的。“存在就是合理”只是就事实判断而言,不是就价值判断而言的。所以我们在评论某个事情的时候不要接,存在就是合理来为那些不合理的有悖违背人性的丑陋现象去辩护。

5.我们去思考去做一件事,常常是从手段与目的之间的关系去入手。比如读个书动辄就是“为了中华民族之崛起而读书”。从前农民种个地也动辄就是“种田为革命”,“为革命多打粮食”,而功能干活则是“为革命作工”。其实这些只是作为人类生存的基本工作,不必带上那么大的一个帽子。

人的一生就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要做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比如读书本身就是因为有满足人与生俱来的求知欲的需求才去读书的,读书本身就是很有乐趣的,为什么要在读书之外去加一个外在的理由呢?仿佛加了这个理由,一个平凡的读书活动就会立即显得高大上了,从此就有了高贵的品质一样。至于种田做工本身就是人类生存的两大生产领域,人只要活着就少不了这两大类的活动,否则人类便无法支撑下去。

6.一个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不会去主动歌颂强者,嘲笑弱者,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类文明社会的标尺就是人性,无论强者还是弱者贯通其中的就是人性,强者恰恰是有能力践踏人性的那一类人,弱者恰恰是容易被强者践踏的那一类人。因此,文明社会就保留了一个制衡体制和平衡传统。形成了这样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则:你可以公开嘲笑和讽刺强者,但绝不允许嘲笑和讽刺弱者,特别是那一些先天有着不同的残疾的人。嘲笑和讽刺强者就是为了消解强者可能践踏弱者人性人权的权力金钱。金钱、权力以及超强的能力是强者的能力,这些优势资源的优势不至于过分膨胀,变成人性的杀器。而保护弱者不被嘲笑和讽刺,也是使弱者做人的尊严,能够保留在人性的基础上。

文明社会有几条不成文的规则是必须遵守的。

第一,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必定是大灾大难。

第二,可以嘲笑讽刺和批评强者,但不能够嘲笑讽刺弱者,特别是那些身心残疾的弱势群体。这个适用于社会的平衡法则。

第三,作为政府法不授权,则不可作为;作为个人,法不禁止即可自由。

第四,社会最大的腐败是:公权私授,私财公有。这一条是由第一条推理出来的。

第五,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是传统农业社会里的人际关系范围狭小,并且以亲亲相隐作为行事的道德准则。以契约关系为纽带建立起的人际关系是现代工商文明社会里的人际关系,范围广阔,并且呈现开放性。契约是人与人人与组织人与团体之间在自由、平等、自愿、等价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权、责、利”三位一体的对等关系约定。

7.我最看不得一个工钱在幼小的孩子面前肆意妄为,侵犯伤害和侮辱孩子的父母。和孩子在一边声嘶力竭的痛苦,执法人员毫无顾忌的殴打侮辱孩子的父母亲这个时候就是为孩子埋下仇恨种子的时候,一个社会常常就是这样滑向怨毒与野蛮的深渊。

谁没有父母,谁又没有孩子或者下一辈了富在幼小的时候的眼里就是有如天母的犹如第当作孩子的面殴打侮辱。其父母是幼小的心灵里感到天崩地塌,即使孩子的父母真的犯了法,执法人员也应该回避他的孩子,保护孩子柔软的纯洁的心灵就是为社会保存良善的种子。

8.如果一个社会的许多犯罪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和孩子能活下去,让他们有房子住,有饭吃,有衣穿,有书读,能看得起病,则真正的犯罪人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个社会。每个人活着的权利,特别是孩子们活着的权利,这是人类社会最大的法,一个人不是触犯法律去抢劫公粮,去为那正在饥饿的孩子,而除此之外社会并没有提供其他的解决办法,那这种抢劫不仅不是犯法,甚至就是人类的善举和正义所在了。这正如《三个强盗》那个寓言故事所揭示的道理那样,社会财富只有用来保护后代,是他们发展并获得幸福时那个财富才是真正的正义之财。

一个社会真正的福利首先要用来保障孩子的安全健康学习和发展的机会,其次才是老人的养老残疾人的基本保障。社会福利不是用来鼓励好吃懒做的,更不是用来打击人们生产劳动创造的积极性的,而是用来维护人性孩子身心健康人身安全的。

9.无论家里是穷还是富,一定不能让孩子过早的陷入金钱的痛苦中,所谓穷养还是富养,其实是一个伪问题,对孩子不论富养还是穷养都是不对的,应该正养才对。穷养容易使孩子陷入贪婪,因过早被剥夺而产生的对金钱的饥渴贪婪,而所谓富养这死孩子不能够体恤他人的劳动艰辛,从小让孩子学会用自己的双手去劳动去创造价值,赢得他人的尊重,养成不占他人便宜的人格习惯,使之有一种独立的人格意识,这才是正养。有些孩子被养成过于柔弱,依附心理太强,完全没有主见,成为别人的负担。而另外一些孩子却被养成过于强势,特别喜欢干预别人的命运,将自己的主见强加于他人,缺乏起码的自由边界意识。所以从小让孩子学会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同时尊重他人的选择。既要学会在必要的时候求助他人,以解决自己的困难,又要防止过分依赖他人,变得太过于柔弱。得到别人的帮助,要学会感恩。一个孩子懂得表达这种恩情,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既是学会了尊重别人,同时又学会了理顺各种人的利害关系。感恩,不但要感动于内心,要有真诚意识,同时还要懂得善于及时恰当的表达出来。

许锡良,2017年7月22日于广州飞青岛的航班上,航班号mu525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